替身与寄生
艺术家:陈哲、高露迪、何翔宇、伊丽莎白·耶格、简策、克里斯汀·孙·金、刘晓辉、王海洋、王强、翟倞
空白空间(顺义)
2022.6.18-8.14

在黑泽明的经典影片《影武者》中,日本战国三雄之首的武田信玄在直取京都完成霸业前不幸遇难,其弟为稳定军心,试图掩盖将军已然过世的消息,秘密找来了外貌酷似信玄的小偷作为影武者,成为那个已不久于人世之人的替身。

尽管替身的样貌与信玄如此相像,其气质难免大相径庭。而在不断模仿的过程中,替身竟也受到信玄过往事迹与精神的感化,言行举止与信玄越发接近,甚至真的自以为成了那个“不动如山”的大将军,仿佛信玄之魂已然寄生在小偷这个替身的身体之中。另一方面,尽管替身之人能够在敌军与民众面前以假乱真,却并不能真正瞒过与信玄朝夕相处的近臣;即便如此,近臣们为了维持武田帝国的运转,即便已看破眼前的假象,仍对替身行跪拜之礼,听命号令,共同保守着这个惊天的秘密。

在这出瞒天过海的戏码中,仅仅外形的相像是并不足够的,重要的是替身如何自我催眠、异化成他者,以及那个使得信玄曾得以服众的思想与精神是如何通过替身这一中介传递出来的;同样,近臣所遵守的乃是作为组织系统中身为人臣的纲常伦理,又或者,其拜服的不过是“武田信玄”这一符号所表征的权力之本身。甚至,帝国与军队亦仿佛寄生于庞大系统的机器,即便没有了真将军的统领,仍能运行如初。显然,不论是替身、近臣或是普通的军民,他们的生命与行动都依附在武田帝国之上,与其合而为一;信玄的意志也早已如影子般潜藏在众人心中,号令和统领着帝国的运转。

本次展览所试图回应的正是上述故事中的某种看似悖论般的情形:最初作为主体的替身仅仅是为了尽力模仿作为客体的对象的表象,便不得不对其内在意识形态加以习得,而在这一全盘化的过程中,替身的意识在某个时刻终于难辨自我,对象反客为主取代了替身本身;而在更大的范围内,当某种意识形态强大到足以成为集体之意识,其仿佛才是主体本身,能够寄生、穿梭于个体之间,由此众人皆成替身——就像是在影片中的某个微妙时刻,即便是生前的信玄本尊,也早已被那个由人们所认定的特定形象、行为方式、话语思想等所共同凝结而成的“武田信玄”所寄生了。